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西賀州市文明新聞網站 賀州紅豆 標簽云 移動版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廣告
當前位置: 賀州民心網 > 體育 > 正文

奧運的“官方認證”能推動滑板運動走得更遠嗎?

2019-08-16 來 源:網絡整理 點擊: 移動版

  新華網體育成都8月14日電(孫小惠)如果要列舉最酷的街頭運動,滑板一定名列前茅。

  無論是熒屏上還是現實中,我們總能看到那些肆意“馳騁”的滑板愛好者,他們或跳躍或旋轉,時不時還來一個驚險的高難度動作,令圍觀的眾人不由得發出贊嘆。

  作為一項極限運動,滑板的受眾有限,很多人都會因其高難度和高風險而難以堅持,如今,隨著滑板擬定入奧這一決定的頒布,滑板將不再只是小眾的專屬,而是成為奧運會競技場上的一大看點,由此也引發了一系列討論:滑板入奧會給滑板這一小眾項目帶來什么影響?象征著自由的滑板精神與重視規則的奧運會將產生哪些“化學反應”?

  90年代,滑手學動作要靠從國外帶回的錄像帶

  一直以來,滑板都是一項小眾的運動。

  它起源于美國加州的沖浪愛好者們,由于沖浪受地理與氣候條件所限,“浪友”們決定在陸地上模擬這項運動,以便在沒有浪時也能夠練習腳感。當時的滑板動作幾乎與沖浪相似,多為平面動作。

  70年代堪稱滑板運動的“分水嶺”。在此之前,滑板的輪子多為鐵輪或是黏土燒制,笨重且難以轉向,毫無彈性。而美國沖浪手弗蘭克 納斯沃西(Frank Nasworthy)創造性地嘗試用橡膠來制作滑板輪子,這使得滑板的避震性大大加強;隨后,又有人在橡膠輪的基礎上發明了密封的培林,進一步保證了穩定性。

  隨著滑板的形狀越來越豐富,滑板的技巧也越來越復雜和危險。因滑板導致的運動傷害事件頻發使得美國政府開始抵制這一運動,滑板由此被抹上了叛逆的色彩,并且走上街頭,將街頭障礙物視為磨煉自己技巧的“道具”。

  從90年代開始,世界范圍內的滑手數量已十分龐大,各種技術和風格都十分突出的大師級別滑手也陸續出現,滑板運動開始一步步的風靡全球。

  我國的滑板運動起步較晚,據業內人士估計,九十年代中后期,全國的滑手可能也就一百個左右。多數滑手在當時都只能通過海外和一些國內的代理買滑板,成本不菲。此外,由于沒有互聯網,滑手們只能托人從美國帶滑板錄像帶回來自學動作,教學資源也少。

  我國滑板運動逐漸開始發展與滑板國產化的因素分不開。

  早期,國外昂貴的滑板價格令許多人望而卻步,而伴隨著中國制造業的發展,國產滑板的物美價廉讓更多人玩上了滑板。

  成都某滑板俱樂部負責人大禹表示,現在學滑板的成本并不高,兩三百就能買個不錯的國產板。此外,網絡的發展讓滑板愛好者們足不出戶就能向國內外高手們學習技巧,看視頻自學成為了當前學習滑板的主要方式。

  成本和門檻的降低正在讓滑板熱悄然展開。

奧運的“官方認證”能推動滑板運動走得更遠嗎?

  △美國選手布魯斯科在滑板世界杯比賽中,共有3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滑板好手參加本站比賽。新華社發 翁忻旸攝

  是奧運改變滑板,還是滑板會改變奧運?

  國際奧委會在第134次全會上表示,原則性同意2024年巴黎奧運會增設滑板、沖浪、攀巖、霹靂舞等四個項目。顯然,國際奧委會想要通過加入年輕時尚的運動項目來吸引90后、00后群體的青睞。

  滑板入奧的消息傳出后,,引發了各界滑板愛好者的廣泛討論,即使現在已經基本塵埃落定,但圈內人士對入奧的看法仍然褒貶不一。

  支持者們認為,滑板入奧意味著來自官方層面的認可和支持,將有利于滑板這項運動的規模化發展。要知道,國內目前滑板的設施和專業人才都很缺乏。究其原因,還是滑板的群眾基礎薄弱,難以像足球、籃球、乒乓球那樣受大眾歡迎,關注的人少,自然得到的經濟支持就少。

  據了解,目前國內的職業滑手的收入來源主要分為商演、廣告、賽事獎金等幾部分,但這些收入都并不高,賽事獎金大多在千元、萬元級別,與品牌簽約的滑手相對來說會好一些,但畢竟是少數。

  而入奧,意味著滑板將會借著奧運這股東風吹向國內,民間滑手們將有機會獲得優質的資源,固定工資、醫療保險、教練資源以及出國集訓鍛煉的機會,相關賽事也會增多,滑板這一小眾運動將會從幕后逐漸走向臺前。

  日本著名滑手西村碧莉此前曾在采訪中表示,能夠在這個年紀趕上滑板進入奧運會,是每位滑者的幸運。

  在一片期待中,也有擔憂的聲音。

  一些滑板愛好者認為,滑板一直以來就追求自由和獨立,創造力和個人風格是滑板的“靈魂”,而奧運會更多的強調規則和紀律,滑板精神與奧運競技之間存在相對的情況。一面是優質的福利保障,一面是嚴格的管理制度,這讓很多滑手都陷入了兩難的抉擇。

  國內著名職業滑板選手孫坤坤就表達了自己的擔憂,他認為專業的運動員違背了滑板本身的自由,他不喜歡為了奪金牌而被每天指定練什么。

  孫坤坤的想法其實就是國內部分滑手的心聲。一旦受制于規則、分數,滑板的魅力或許就會大打折扣,也難以吸引那些向往自由的專業滑手。

  已有十多年滑板經驗的大禹對此表示,入奧對滑板的發展其實是有利的。

  長久以來,滑板都被貼上了“叛逆”、“不務正業”的標簽,而這次入奧意味著官方層面對滑板的認可,這將有利于滑板扭轉大眾的“刻板印象”,從而吸引更多的人來參與這項運動。

  “其實在入奧之前,我們就在致力于推廣和宣傳滑板文化,而有了入奧政策后,我們在推廣滑板時將會更有底氣。”大禹對記者表示。

  究竟是奧運改變滑板,還是滑板會改變奧運,只能讓時間告訴我們答案。

  滑板大眾化之路困難重重:場地、賽事和人才

  滑板難以大眾化是有原因的。

  從客觀條件來說,雖然我國的滑板產業從器材設備、鞋履服飾到賽事、培訓等已經具備一條較為清晰的產業鏈,但仍然處于初級狀態。新華網體育查閱到,目前國內一線體育用品公司涉足滑板產業的只有安踏體育,還是因為其剛完成收購的亞瑪芬體育擁有相關品牌。

  在場地方面,目前國內滑板運動場地資源稀缺,而現有一些大型場地設計則不適于初級愛好者使用,例如造價4000萬的SMP公園,其內部的碗型區域深達3米,新手無法在此練習。

  在賽事方面,國內品牌賽事較少,現有賽事的關注度也不夠。由于對滑板運動缺少普及,大眾對滑板的欣賞大多停留在“看熱鬧”的階段,難以形成長期的、可持續的經濟支持,令賽事運營陷入困境。

  人才基礎薄弱、專業機構不足也是一大問題。據大禹介紹,僅以成都為例,稱得上專業的滑板機構寥寥,一方面,滑板運動行業的管理人才缺位,很多滑板行業的老板自己并不懂滑板運動;另一方面,滑板運動因其危險性高、普及性低的特點,專業教練人才稀缺。

  生活在西北三線城市的滑板愛好者薇子(化名)于去年開始接觸滑板,由于所處的城市專業培訓機構太少,她選擇了自己在網站上找視頻教學來練,沒有專業教練的指導,薇子經常會受傷。

  “一個招有時候要死磕半個月才練出來,經常會摔,而且摔得很嚴重。”

  薇子認為這跟城市的發達程度也有關系,越是小城市對滑板運動的包容性就越低,滑板機構也難以維持。

  而從內部發展來說,滑板運動自身其實也帶有一些并不適合大眾化的因素。

  “滑板圈內部其實也有‘鄙視鏈’,雙翹作為滑板最開始的模型,招式多、難度高,容易出‘大神’,而長板相對來說比較簡單,容易出現‘板混兒’,所以是被鄙視的一環。”

  薇子口中的“板混兒”就是指沒有耐心和毅力的新手,他們往往并不刻苦訓練,只是將滑板作為自己發朋友圈時的道具。

  資深滑手對“板混兒”的鄙視已成圈內常態,但當一項小眾運動被推向臺前,極有可能會引發一輪跟風學習的熱潮,這是小眾走向大眾難以避免的一環。滑板若想大眾化,專業滑手與業余滑手之間能否和睦共存非常重要。

奧運的“官方認證”能推動滑板運動走得更遠嗎?

  △圖為中國選手孫坤坤亞運會滑板項目比賽瞬間。新華社發 程敏攝

  而從政府層面來說,加大對滑板運動的支持和投入也是必要之舉。場地有了,裝備好了,賽事多了,滑板的吸引力也將日益增加。

  談及對滑板未來發展的看法,大禹表示,希望國家能夠重視青訓。

  國外頂尖職業滑手通常從5-10歲開始接觸滑板,每天可以玩10小時以上;而國內普通職業滑手大部分都是13歲以后開始接觸,更多的業余滑手是大學以后才開始學滑板。

  “年齡越小,接受程度就越高,越容易練出成績。”剛剛升級做爸爸的大禹表示,自己已經決定親自培養兒子對滑板的興趣,讓他抓住練習滑板的黃金時期,將來爭取為國爭光。

  “現在來學滑板的小孩子越來越多了,我相信入奧后滑板的發展會更好。”大禹充滿信心。

轉載請注明出處: http://www.ailiewang.com/view-100728-1.html
相關文章

美女欣賞
相關新聞
圖片新聞
論壇
廣告 關閉
网易彩票 洛南县 | 阿荣旗 | 六安市 | 乐至县 | 大名县 | 大余县 | 宁都县 | 湘乡市 | 临沂市 | 慈溪市 | 延庆县 | 旺苍县 | 安龙县 | 肥东县 | 三都 | 都安 | 银川市 | 蓬莱市 | 阳西县 | 阿坝县 | 安塞县 | 鄂尔多斯市 | 山东省 | 浮梁县 | 晋江市 | 即墨市 | 正定县 | 炉霍县 | 陵水 | 哈密市 | 灵山县 | 瑞昌市 | 岑巩县 | 邳州市 | 祥云县 | 北京市 | 当涂县 | 阜新市 | 怀宁县 | 乌兰浩特市 | 渝中区 | 郁南县 | 保康县 | 平和县 | 酉阳 | 景谷 | 莎车县 | 铜鼓县 | 林西县 | 澄江县 | 延边 | 望谟县 | 黑龙江省 | 闻喜县 | 株洲县 | 略阳县 | 巴里 | 秭归县 | 常德市 | 仲巴县 | 仁布县 | 惠东县 | 徐州市 | 东兴市 | 石河子市 | 汝州市 | 台湾省 | 汕头市 | 凉山 | 西昌市 | 余庆县 | 平江县 | 池州市 | 宁国市 | 卢龙县 | 平凉市 | 都兰县 | 云阳县 | 连云港市 | 启东市 | 西乌珠穆沁旗 | 海淀区 | 黄冈市 | 隆德县 | 贡山 | 开远市 | 高碑店市 | 拉萨市 | 格尔木市 | 攀枝花市 | 岑溪市 | 沅江市 | 新昌县 | 昆山市 | 志丹县 | 巫山县 | 平阴县 | 巴林左旗 | 瑞丽市 | 泉州市 | 阿坝县 | 阿图什市 | 康乐县 | 乐安县 | 潞西市 | 泰宁县 | 将乐县 | 东至县 | 汉沽区 | 西宁市 | 赤水市 | 纳雍县 | 浦东新区 | 墨竹工卡县 | 宁河县 | 威信县 | 东乡 | 康保县 | 巫山县 | 鄄城县 | 绵阳市 | 都兰县 | 囊谦县 | 新营市 | 阿拉善盟 | 莎车县 | 保山市 | 潜山县 | 汉中市 | 浮山县 | 城步 | 桂阳县 | 连南 | 建平县 | 历史 | 万年县 | 永兴县 | 策勒县 | 安新县 | 松潘县 | 恩施市 | 云阳县 | 南澳县 | 弥渡县 | 广水市 | 历史 | 西华县 | 灌阳县 | 灵璧县 | 搜索 | 同江市 | 资讯 | 景谷 | 扶余县 | 堆龙德庆县 | 阿拉善左旗 | 嘉鱼县 | 辉南县 | 互助 | 宜兰县 | 名山县 | 龙陵县 | 新绛县 | 甘德县 | 公安县 | 泊头市 | 夹江县 | 托克托县 | 瓮安县 | 牙克石市 | 大英县 | 张家港市 | 万山特区 | 旬邑县 | 滦南县 | 太原市 | 长治市 | 寿光市 | 南华县 | 古蔺县 | 临湘市 | 淮安市 | 策勒县 | 方城县 | 安溪县 | 平安县 | 凤台县 | 贵州省 | 凌海市 | 南城县 | 宜章县 | 西林县 | 新民市 | 三河市 | 明星 | 尼玛县 | 永德县 | 广汉市 | 临武县 | 新余市 | 太保市 | 许昌县 | 海晏县 | 砀山县 | 中宁县 | 岳西县 | 旺苍县 | 新竹县 | 五常市 | 上虞市 | 五大连池市 | 凌云县 | 岳阳市 | 晋江市 | 鲜城 | 陆河县 | 桂东县 | 新巴尔虎右旗 | 晋中市 | 剑川县 | 定襄县 | 自贡市 | 白城市 | 临夏市 | 涿鹿县 | 北安市 | 玉环县 | 横峰县 | 宁远县 | 公安县 | 威海市 | 武平县 | 含山县 | 塘沽区 | 紫金县 | 汝阳县 | 商都县 | 乐至县 | 高碑店市 | 芦山县 | 隆尧县 | 云浮市 | 景东 | 襄汾县 | 岳阳县 | 黄冈市 | 邻水 | 乌什县 | 黄梅县 | 吴江市 | 西丰县 |